祁鹭游/游居东夷,透明画手+写手,墙头巨多【你】
欢迎扩列,门牌号:2505210575
混的坑比较多,目前主型月\fgo\艾尔之光\dnf\es\热血精灵派\奥拉星\奥奇传说\鬼泣系列\孩子推
型月和fgo差不多杂食,中华组推
艾尔之光主推luciel,ain和add还有其他的角色也会吹,厨的cp是cielain,分别对应一支二支三支和一转二转三转。
dnf目前主法师一家、魔枪一家和神枪手一家,主推爆冰+血风+次奈/奈次+征决+龙暗+弹漫,推的角色是魔皇、湮灭之瞳、龙枪和漫游。目前的新墙头是男枪
ES主推的团有红月、流星队和MaM,深海奏汰p+神崎飒马p,主食cp千奏
热血精灵派主推魔神组,东遥灵王老痴汉;奥拉星主推黑翼社+洪荒大陆+六龙之子+始祖六龙;奥奇传说主推召唤师五王+五英雄+上古五尊,这三个坑的cp只要不是太拉郎都随意
目前入坑DMC系列,沉迷斯巴达一家的男色【喂你】
每日长弧1/1
以上,很高兴认识你☆
最后,请多多指教☆

请说骨科们互怼起来会爆发世界大战?

单纯脑洞产物,真的
角色为奥拉星和热血精灵派,里的骨科们。
大概就是,既有论坛体,又有嘉宾访谈的那种。

Chapter.其一
Action:架空世界,时间轴和世界观联系另一篇《这是一个愉悦无比的跨剧组的故事》,论坛体。基本两个游戏的骨科都会出场,可能会有cp向,请注意避雷。小学生文笔。
本文字数3364,请食用【不包括本段文字】
流水账!
流水账!
流水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Q:有没有好心人愿意告诉我端午祭第一天都发生了什么!
是这样的,这会儿不是有那个端午祭对吧?这里因为身体缘故所以没有去现场去看,大部分的直播也因为早上和中午医院磨了过去,很晚才回家,再加上电脑和电视都拿去修了……自家的腐女妹妹看到了一个组的比赛过程后突然像抓了狂一般地去找她们学校的学姐。然后就跟我讲了一大段。
真的很好奇第一天的情况!求好心人描述一下!
A:【永恒的冥界、战争女神、噬神之护、毒舌就是用来补刀的等3560人赞了】
听说阁下想听端午拆迁大祭奠?正好,我那天刚好做了一个小组的陪护,也正好,那个小组的成员全都是哥哥。
其实第一天也没啥看头,无非就是吃粽子,抢雄黄酒和艾叶。

不过,说到这端午祭倒是很多人都来参加了。是的,是很多人,什么人都有。比如学生啊、教师啊、社会人啊、法人啊……反正基本都来参加了。活动内容还可以吧,什么包粽子、赛龙舟,还有什么抢粽子、抢龙舟,甚至还有什么抢艾叶?还有什么抢雄黄酒?雄黄酒抢完后就去登山。在此提醒一下各位,切勿服用雄黄酒,但可以拿来用药,前提是必须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查一下和雄黄酒有关的知识,切勿恶作剧,切勿恶作剧,切勿恶作剧。

然后来说说我工作的地方吧,是一家医院。我们医院经常会有一些病人,基本都是打的和被打的。每次周边的学校搞比赛或者联赛,反正只要搞活动我们医院就会派人去。每次都能看到小基佬搞基我好开心啊嘿嘿嘿……

偏题了十分抱歉。一般有这种活动,我们医院都会派人去护理或者当裁判或者工作人员啊什么的,这次我也有份。然而就在前一天,我接到的任务是陪护一个参赛团队并且要保证他们的生命健康。后来我看了看名单,心中油然而生想对上级领导说一句mmp。
总的归结一下就是这个团队的成员是两个学校的,热血大学和奥拉大学,这两个学校也挺有名的以及别问我为什么学校的名字这么奇怪。基本都是大学生,而且他们在家中的身份都是哥哥,更重要的是他们还都是弟控或者是妹控,更加重要的是——
mmp我还和他们是老熟人,而且还和他们有关的人都是老熟人。
好吧,其实这几个孩子都挺不错的,人长得好看,有的还多才多艺,性格都很不错。我能给这些老熟人做陪护也是我的幸运。
为了避免一些麻烦,下面我们就用他们名字中的一些首写字母称呼他们。

然后我硬着头皮去了,去的途中我一直在祈祷这几位哥哥能够和平相处,不打架不拆迁。
然并卵。
刚刚到休息室就看到来自两个不同的大学的妹控Y和妹控S在那里吵架,更打算直接动手了!和妹控Y同一个系的D既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也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反而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双手抱胸仿佛看穿了一切。这令我很是不解,明明都是妹控,更何况他们两个的妹妹虽然不在同一个学校,但起码私底下也是相处的很好的。为什么这两位兄长反而八字不合,越吵越凶了呢?Z和L貌似达成了共识,据D说还是强行达成共识的。
弟控和妹控的世界我不懂,真的。后来和Q和X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这两个妹控分开,为了缓和一下气氛我就说:“你们要参加的项目练好了没?而且我很好奇你们既然会组成一个小组来参加这种活动。”
说完这句话我突然想抽自己的脸。因为这几个人的脸色突然沉下来,像是全世界都欠他们钱了一样。随后,性情温和的Q缓缓开口:“因为是学校里的女生们要我们参加的啊。”
听到这句话我突然懂了些什么,十分同情的向在座的这几位男生点点头。笑话,他们学校的女生绝大部分,一个比一个恐怖。腐女先不说,重点是这帮腐女能文能武,既会写文又会画画,有的还十项全能,有的还均衡发展。俗话说的好:“不怕腐女有文化,最怕腐女会画画。”好吧,虽然现在就是不怕腐女会yy,就怕腐女出同人。什么手书啊、MMD啊、同人本啊、文啊、图啊、漫画啊应有尽有。天都不知道这群妹子们会提出什么条件来威胁这帮男生,虽然我也是靠啃那帮妹子们的同人过日子的,同时我也隐约猜到这帮男生为什么会妥协了。

9:00是第一个项目,十分正常的包粽子比赛,可是原材料不是大赛官方提供,而是自己去抢。对,你没看错,就是自己去抢,包完后还得自己和自己的组员吃。主办方会给你准备一块大红布当桌布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包粽子要用的材料。
我们组的D也不知道是怎么,鬼使神差地提出自己去抢粽子顺便包粽子,还说拒绝任何反对意见。和他同一个大学的L(不是之前和Z强行达成一致的那个L),Q和妹控Y和y(因为名字的首字母重了所以只好用小写)瞬间脸色就不好了,他们几个都是同一个宿舍的。听妹控Y说之前D要去搞饭菜结果最差点把厨房炸了,最后是Q来搞定的,以至于D被下了禁止进入厨房的“禁令”。我突然很是同情的看了一眼他们,然后正好看到隔壁组上来的正好是他弟也就明白了缘由,心中不得不感叹这两位也可以算是八字不合并且十分不坦率。
这一项目的参赛选手有些也和D有关系。就例如,隔壁组派出来的是D的第一个弟弟X,D他们家是四兄弟并且D是老大——当然这都是些题外话。我很好奇D是如何做到披在D肩膀上的那件白色的,衣摆下还带有条纹的,堪比披风的外套在50m冲刺的速度的情况下不掉下来并且他是怎么克服阻力做功的。好像他弟也蛮6,那么长的马尾跑起来竟然一点都不费力气。

第二个项目是雄黄艾叶,项目名称十分直白明了,抢这鬼玩意儿就是为了第二天的登山而避邪的。因为和雄黄酒有关,所以我们一致决定让妹控S和自己弟弟八字不和的L上去,S挺乐意的但L就不一样了并且不怕事的L开始和S怼了起来。
最后我们也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平复了这俩人的情绪。这俩人,一个是用弓的,一个是用刀的,S和L从小学就是同学,而且他们也是同一个小区的,H是个妹控而L是个隐藏性的弟控。我看了看隔壁组上场的选手,心中暗叫一个不好——我去你二大爷的,莫非劳资真的要在这端午佳节被塞一口狗粮?隔壁组的上场的两位选手不就是L那和他八字不和的弟弟和与S有一段不小的孽缘的B吗?这两个不得不说一下。L他弟叫Y,切记!不是我们组的妹控Y!L和Y的名字是有寓意的,我以前也听别人说过L和Y小时候关系不错,但是长大后因为某些事——大概是想法不统一,这俩人分道扬镳了,关系一天天差了起来,不过在高中的时候有所缓和。哦对了,这俩人不仅是同一个大学的而且还是同一个系的,只不过是届不同罢了。S和B倒是有的说了,他们俩的孽缘是从高中结下的。那时候听别人说,身为大学老师的B那天正好上完课就出去四处晃悠,也正好碰到了放学的S,S看到他以为是过来找自己麻烦的某个社会青年,后来这俩人就打了一架。事后B就缠着S不放了,当时大学开学后选修的系都是S怂恿他去自己的系。
场面可谓十分混乱,L看到Y就在那里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还说了一句:“无忧,你我二人是时候分出一个高下了!”然而Y挂起了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道:“这句话已经是我这个月第15次听你说了。”然而在这时,台下的Z暗暗感叹还是自己家的弟弟棒。只要是和L他们同一所学校的人谁都知道,S 和B是有一些复杂的情节的。

好吧,D他们学校中,这种情况也有。
收获也还可以,我们也是到这一天的项目结束后回到休息区的时候才知道这鬼玩意儿可以当做活动道具或者换成积分来用。

晚上就是祭奠,和夏日祭很相似的,有很多和端午节有关的小摊。当然了选手们也可以回到赛方为每个组准备的房间里吃今早的粽子。然而我们一回到房间后,妹控Y就十分忐忑地说:“要不……吃了D抢过来的这几个粽子吧……”
讲真,请一定不要吃被下过禁厨令的人弄的东西,这是忠告,不然你会被极致的味道给弄死。天都不知道D他是脑子抽了什么风,一半是特别特别舔粽子而另一半是特别特别咸粽子。这也就算了,重点是,不知道为何,我们每次吃这粽子都能吃到自己最不喜欢吃的那一种口味。反正我觉得,虽然没吃过D弄得饭菜,但是我这辈子是不想再吃D弄的任何东西了。

其实第一天也没什么好看的,第二天才是重点——赛龙舟啊!登山啊!
以及乎主日后若是电脑回来了也可以上网去搜的,毕竟这种活动一般会有全程录像,而且还传到了网上。
还有向乎主安利x站!那里绝对会有人上传并且还有人直播实况的!

提供者:骨科医生祁鹭游

评论(5)
热度(8)

© 祁鹭游_沉迷背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