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游游,怎么称呼都可以x墙头巨多,跳坑巨快【你】
欢迎扩列,门牌号:2505210575
混的坑比较多,目前主型月\fgo\艾尔之光\dnf\es\热血精灵派\奥拉星\奥奇传说\鬼泣系列\孩子推,近期沉迷FF14+时之歌,沉迷南国组
其他坑也接触过,了解过一些
总而言之就是什么坑都略知一二的【你】
喜欢无意义嗑叨,每天不是打游戏就是背书背到头冷
然后就是,请多指教啦x

【热派(奥拉)/知乎体】舍友被教授表白后正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

是的,又是我,我又来开坑了。这是个有奥拉杂质的热派粮,参与角色依旧是哥哥们。
闹饥荒了,粮一口自己,很糙
小学生文笔、ooc有、私设有、全员现代+校园paro
知乎体请注意,cp如下,请注意避雷
东遥和伊祖尔同系生注意
cp:我流向布鲁斯x伊祖尔,微量蛇守

Q:
如题,我这个室友,是个妹控。他这个人的特征就是硬汉、妹控。除了妹控他哪里都优秀,别人家的孩子的典范。
我和他从小认识,对,同一个小区而且还是邻居,从小学开始就在同一所学校,初中高中甚至大学也是,然而我万万没想到和他现在竟然是舍友关系。
我们这个宿舍,比较神奇,大家在家里都是哥哥而且还是那种控弟弟控妹妹的类型,所以我们十分顺理成章地达成了一个“愿天下有情人终成骨科”“大家一起当单身哥哥,一起脱单”的共识。然而就在上个月,他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他们系的教授突然走过来,向他表白了。
什么共识,都是扯淡的,而且,这家伙还是稀有的直男物种。
讲道理,我活了这么多年,直男这种生物在我的世界观里已经是一个传说了。然而,这家伙就是个直男。
所以说,这家伙纠结了一个月还没想好要怎么回复他们教授,所以我就代他来问问了。
然而身为舍友的我也很纠结究竟是支持他还是不支持他。
每天都被发狗粮我容易吗我?
而且他们系的教授经常不按照常理出牌,鬼都不知道他们教授是一时的兴趣使然还是大冒险输了或者是真心的。
提问人:鬼狱偃师

A:
【战争女神、创新提高生活、落影的草原、南蛮迦零、北狄星辰等9k人赞了】
乎主这个情况和我们宿舍挺像的啊。我们宿舍也是,舍友们在家里都是当哥哥的,而且都特别控自家的弟弟或者是妹妹。所以我们也达成了共识,然并卵。舍友一个两个都脱单了,虽然也有向弟弟表白了。
我身边也有这样的人,他是我舍友,和我同一个系,高中时我们俩都是体育生,都在一起参加过比赛。这家伙不管是在高中还是体育生的时候或者是我们系中都是出了名的笨蛋+扛把子,而且还是个妹控。这么就算了,他也是个直男,好吧这也没毛病。重点是他也被教授表白了!?
这个教授就是我们系的教授,特别年轻,从外表上看也不过比我们大几岁而已。
我教授和我舍友,怎么说,在我看来就是一对冤家。我们教授这个人,平时都是笑眯眯的,脾气也挺好,就是套路深了一些……
反正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教授就特别和关照我这舍友,经常就是讲完一段理论后笑眯眯的点他起来问:“Y同学,请问这个实验的原理是什么?这个原理是在什么时候由谁提出来的?”
结果导致了这家伙天天上晚自习在刷题目之余还在背理论然后导致睡眠不足。
这家伙也想过破罐破摔,后来几天后良心受不了就好好学习。然并卵,教授并没有放过他,后来还当堂说要给他亲自一对一补习。嗯对,依旧是笑眯眯的。讲真,那卫冕堂皇的理由我差点也信了啊好不好!
结果导致了我舍友——我们是住校生嘛,因为教授十分热心的给他补课,导致了他有几次去食堂后没饭吃了。所以我出于帮助同学的这个理由去帮他把饭菜打好,然后把它送到教授的办公室里。然而我也是在那时候才知道我舍友差不多脱单了。
我依然记得,那是一个热的要死的下午,我在食堂吃完晚饭后就在打饭的窗口向食堂大妈再打了一碗饭,刷的是我自己的饭卡。
后来我把饭送到我教授的办公室后,依旧和往常一样,我舍友在那里疯狂的刷题,而我教授在那里悠哉悠哉地喝茶,他好像是注意到了我手中的饭盒后,笑眯眯的让我把饭盒放下,顺便让我在办公室里坐坐。我也趁这个时间环顾了一下我教授的办公室。然后我舍友默默地抬起头,瞪了我一眼后,又低下头,继续刷题。
正当我在心底佩服我教授的时候,我貌似瞄到了什么东西……这东西关乎到我教授他的隐私问题,不方便说出来。似乎觉得有些尬,所以我就找了个“给高三的弟弟补习”的理由出去了。然后,把办公室的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我瞬间觉得我想是一个5000kw的电灯泡。
这还不算,我记得,当时搞初中部、高中部和大学部的联合校庆的时候,因为我们是打赌打输了嘛(珍爱生命远离打赌远离骰子),所以我们宿舍被迫套了女装,如果逛了我们学校的论坛体或者是那天在场的绝对会知道那天是有多么尬,多么辣眼睛。
然后那天,我又看到我教授和我室友凑在一起。我教授在那里一个劲的调侃我室友并且对他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甚至还怂恿我室友把运动外套脱下来让他看看里面是什么。
接着我室友差点冲上去和他打一架。
然后?没有然后了。
后面他问我什么时候才能把碍事的女装脱下,我说:“你问我干啥,我要是知道什么时候脱的话我早就脱了。”
还有一次,那次令我终身难忘。
说白了就是我一个邻居一般在同人文里写角色表白的时候最常用的时间点——夏日祭。
不是情人节,太老套了。
那次夏日祭正好是七夕节当天,所以我们这边就顺着这次夏日祭又搞了个七夕祭。
一般搞这种活动都要穿和服,然而我和服借给舍友了,因为他是高一时才搬到这里来住,大概是被他妹妹要求了吧,但又没有和服。所以就来向我借和服,正好我也不想穿和服,嫌麻烦顺便也有理由来塞家长就借给他了。
然后我找我们舍友们的时候,他们一个两个都穿和服,就我一个穿着白色短袖衬衫和白色运动裤,场景一度尴尬。
我对这种活动没什么兴趣,出来也只是为了好玩(或者躲查)。四处瞎转悠突然转悠到了小树林,鬼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然后,我看到了一幕令我人生难忘的画面。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是一个特别美的夏夜,天上的星星数不胜数,一颗一颗闪烁着自己的光辉,虽然天气很热,但是是不是会有一些风吹过来,植物们因此而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看到了,我们教授,他把我舍友抵在树干那里,也就是你们常说的树咚。但是他俩头离得特别近,真的。
而且我看到舍友他是闭着眼睛的。
我仿佛是知道了什么,这会我没有再懵了,
撒腿就跑。为什么?因为我们教授也是神了,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他知道我看到了这些,我估计我下半个学期可能会过的十分艰难。
当我气喘吁吁地跑回到了祭典的举办点的时候,我舍友突然出现在我后面——拍了拍我肩膀,把我好吓。他一脸全世界都和他有仇的样子盯着我看,然后就问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当时我就很想说大兄弟你眼睛不是闭着吗?你怎么看到我突然出现在小树林那里?但是考虑到这句话一说出来那么这家伙二话不说就会给我一拳,并不是我不想打架而是节日里打架不好,毁气氛。
所以我决定装傻:“看到了什么?”然而他不信,并且十分有理由的和我讲道理。说什么他眼睛没有完全闭上,特别理直气壮地和我说。
真的,我有种全世界都散发恋爱的酸臭味,唯独我有些单身的清香(不是洁厕灵)。
最后我良心实在是受不了,就直接对他说:“我什么都看到了。”然后在他准备动手打我的时候我就问:“你应该是真的喜欢他吧?没事,大不了我帮你们把关就可以了。好歹也是舍友兼同一个系的同学吧。”
从那以后我基本都很早起来然后去教室里占座,舍管老师那边我也忽悠过去了。说真的,我还是挺羡慕我舍友的。按照他的性格能有个喜欢的人也不容易,我到现在还记得高中时他拒绝别的女孩子的表白,虽然向他表白的也很少就对了……
遇到这种情况,如果你不是直男癌,对同性异性都无所谓,他们两个真的相互喜欢、已经表了白,就不要纠结,先看看那么几个月。这种时候,不管是我舍友还是你舍友,都是最需要他人的支持的时候,同时还要有人给他出谋划策,当个神助攻。
我不是说棒打鸳鸯,谢谢。
毕竟我舍友他当时也在怀疑我们教授到底是不是一时兴趣使然还是大冒险输了还是他真的喜欢他。遇到这种情况就应该支持他,不过你也可以选择不支持,但是要有理由。
然后你知道我当时知道他被我们教授表白了后说什么吗?我说:”至少比我好,起码他谈个恋爱不会被家里人打断腿。”
别当我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他当时被我们教授表白,还在那里纠结的时候就被我这么一句话和几句刺激他的话后就答应了我教授。结果导致了我去我们系上课各种被撒狗粮——不管是前排还是我旁边。只有去上选修课时才会被我兄弟安慰。
不过我起码,问心无愧。现在我舍友对我的态度也改观了很多,虽然他有时候还是很想把我拉到小树林打一架。
打了这么多,感谢你能看到这里,希望这些能够对你和你的舍友有帮助。我的文采不是很好,只能将事情的经过结果和自己的真是感受全部输进来。当然了,有关我舍友和我们教授的个人隐私我还是不会过多的透露的。
提供者:流火宴东夷

流火宴东夷——东遥(热派)
鬼域偃师——鬼墨无虑(奥拉)
因为这个主要还是个热派的文,所以tag最先打的是热派的tag

评论(6)
热度(9)

© 祁鹭游_沉迷背书 | Powered by LOFTER